分类目录归档:闽南文化

漳州龙海的七月鬼节普度日的由来及历史风俗

普 度
漳州的七月“普度”习俗由来已久,它源于道教的中元节和佛教的盂兰盆节,又称“鬼节”,俗称“七月半”。道教认为,七月十五日为中元日,地灵官下降,定人间善恶。因此要在这天夜里诵道经,便有“十方大圣,齐咏灵篇。囚徒饿鬼,当时解脱”。佛经说:目连之母堕饿鬼道中,食物人口即化为烈火,既饥且渴,命似倒悬。目连求救于佛,佛因说《盂兰盆经》。“盂兰盆”是梵语“解倒悬”的意思。佛令目连作盂兰盆,至七月十五日具百味五果于盆中,供养十方佛,而后其母乃得食。后世因之,兴起盂兰盆会。

漳州自古称“佛国”,康熙《龙溪县志))云:“七月作盂兰会,延僧设食,祀无祀之鬼。夜以竹竿燃灯天际,联缀数枝,如滴如坠,望之若星。”

开巷口
漳州的七月普度与其它地方不同的是:鬼节不只是七月十五日一天,而是整个农历七月。民间以为不得善终之人,其鬼魂阴曹地府不收留,这些孤魂野鬼便到处游荡。漳州民间把这些无祀之鬼称为“大众爷”、“有应公”、“好兄弟”等,对他们的礼拜极为虔诚。七月又是瘟疫蔓延流行的季节。要禳除瘟疫,就要把这些伤亡野鬼打发走,认为普度就是最好办法。因为食物一入口即化为烈火,所以饿鬼既饥且渴。因此,寺院要举行诵经法会、水陆道场,借助盂兰盆会让饿鬼得以进食,称为“开焰口”。

据说,漳州是因为早先全城在同一天举行普度,常引起市肆争购拥挤,发生纠纷磨擦争斗,所以改让城厢各个街区拈阉轮流在七月中的一天举行盂兰盆会。《漳州杂诗》记载:“若敖不用八关斋、七月兰盆次第排,欲看馒头山数丈,须来公府大埕街。”既将普度延长为一个月,民间就有七月是“冥府开禁、鬼魂过年”的说法,这样便要规定一个起迄日期,从而便将“开焰口”讹为“开巷口”(即开地狱门),继而便有“关巷口” (关地狱门)与之对应。

漳州旧时在六月底“开巷口”,七月一日开始,轮流祀孤鬼,家家户户门前挂上终夜不熄的灯笼(即普度灯,又称“路灯”),灯上写“七月流火”或“阴光普照”等,有花鸟人物图案。这种普度灯终月不熄,直到月底“关巷口”时才把此灯烧掉。一般人家祭供无主孤魂用四碗素斋:芋头、菠萝、龙眼和擦棵(以糯米饭加糖捣成),外加一碗白菜米汤。

民间认为,开了“巷口”,冥间的鬼魂就会到阳界来,他们首先会回去看看老家和子孙,因此,家家户户要准备祭品,供自己死去的亲人享用,在祭祀了家人之后,才会将一些祭品施合给饿鬼孤魂。无论是盂兰盆会的目连,还是地官大帝“中元二品赦罪地官洞灵清虚大帝青灵帝君”的托世身份舜帝重华,都是孝子。普度的意义还是孝亲重于普施,所以旧时在开巷口后的整个七月,家祭是没有间断的。

普度日
轮值普度日,片区家家户户要备丰盛的祭品供“大众爷”享用,也称“拜普度公、普度妈”。供祀用纸糊制的神牌,上书“盂兰盆会”或“盂兰胜会”,抗日战争期间改书“抗敌(或抗日)阵亡将士”。祭祀时,除烧寿金、银纸外,还要烧五色纸做的“经衣”或烧色纸,祈求合境平安,五谷丰登。祭罢家家户户大摆宴席请客,不论亲疏,多多益善,甚至不管认识不认识,见人就请。片区还要逐户募捐,集资雇戏班演目连戏。

以前在普度日,本街本坊的孩子背着“茭制”(以席草编成的袋子,乞丐常用以装碗和乞来的东西)向四邻或亲友乞米来敬“普度公”。俗以为孩子在这天当一次乞丐,可以免灾保平安。被乞者一般只是象征性地施舍一把米,但对于贫寒人家的孩子,街坊们往往会假戏真做,给予较多的接济。

地藏会
七月底要“关巷口”,意谓鬼魅重进地狱,地狱门关闭。家家烧掉门口的普度灯。《漳州四时竹枝词》中的“胜会兰盆踵事增,经礼佛竞延僧。笙歌入夜人家盛,兼看河边放水灯”就是记载七月底的民俗。

七月三十日是地藏王诞辰,所以是日设地藏会来超度亡魂。旧时漳州城区七月底要先施孤,让野鬼孤魂吃个痛快然后才进地狱。为此,在公爷街上搭起法师座和施孤台(“孤棚”)。法师座跟前供着超度鬼魂的地藏王菩萨,下面供着大米及一盘盘熟面塑成的桃子和各种器物,孤棚上立着灵牌和招魂幡。孤棚后有木板钉成二层楼高的塔,称“馒头山”,内放食物与各种物品。有的地方“馒头山”用竹和草扎成,把馒头插满草捆,看起来就像馒头堆成山。孤棚前用纸糊一尊鬼王,青面獠牙,高丈余,遍身金甲,称“普度公”,又称“孤王”,用于镇坛。

孤棚搭就后,各家各户将香烛、寿金及全猪、全羊、鸡、鸭、鹅、发糕、果品、瓜果等摆到孤棚上拜祀。祭品上插一把彩色的三角形纸旗,上写“庆赞中元”、“盂兰盛会”、“甘露门开”等字样,下写供奉者的姓名。

施孤仪式在庄严肃穆的庙堂音乐中开始,和尚或道士在法师座上敲响引钟,带领座下众僧道诵念各种咒语和真言,然后上孤棚施食,将一盘盘面桃子和大米撒向四方,反复三次布施给饿鬼,称为“放焰口”,俗称“摔孤”。

孤棚上的执事随后也向棚前的群众散发馒头、饭团,贫民更可借此饱餐一顿,称为“抢孤”。现在方言中“抢孤”还用以形容饕餮者。群众还会争求馒头山塔内的物品,求到者来年要加倍奉还。

孤棚对面搭有戏台,上演目连戏和道士展示武功的“师公戏”。

放河灯
民间认为,中元节是鬼节,也要为鬼魂张灯庆祝,但鬼灯属阴,所以要放在水里,把冤魂引过奈何桥。
九龙江沿岸居民在做普度期间有“放水灯”的旧俗,在河边摆上八仙桌,桌上供祭品,请道士、和尚诵经为野鬼超度,烧过纸钱,便放“水灯”。主灯用各色彩纸做成一两尺长的纸船,上置蜡烛或小油灯,有的还放上少量钱物。一般的水灯则以小陶钵,边沿贴上纸制的莲花,内置蜡烛而成。

龙海与台湾文化是一家

当下,台湾海峡,一弯窄窄的海峡,一弯风平浪静的海峡。小三通,从厦门岛台北,轮船、飞机联运,厦门渡金门,二十五分钟,金门飞台北,不到一个小时。大三通。乘飞机从厦门直飞台湾,四十五分钟。如果在厦门—台湾之间架设跨海大桥,往返于海峡两岸,就跟在市内上下班一样。

古代,台湾海峡,一弯宽宽的海峡,一弯风云莫测的海峡。传说,苏阿财第一次渡台湾,从月港扬帆,刚刚跨过金门,风浪太大,只好返回金门,等待吉日。第二次渡台湾,阳光明媚,风平浪静,阿财信心满满,谁知茫茫碧波下,妖魔兴风作浪,差点儿没翻船,但也吓破了但。阿财掉头返回海澄,再次叩拜祖先,再次祭奠妈祖,并且带上神主牌仔、小香炉、红龟粿、红圆仔、龙眼干、双糕润和五牲祭品;第三次,阿财成功渡台湾,在彼岸遥望海澄,阿财跪地泣拜:“感谢先祖,感谢妈祖,一手三枝香枝枝有神明啊。”这是当年龙溪人和海澄人渡台湾的真是写照。

古时明月下·龙溪-海澄人抬着神明过台湾,正如台湾艺人陈明章所写的《唐山过台湾》那样,“拜托妈祖婆啊伊着保庇 / 平安到淡水”:

唐山过台湾

词/曲:陈明章 编曲:林暐哲/李欣芸

一只白鹭鸶 一飞五千里讲伊唐山过台湾

一台小帆船 一程一个月讲伊唐山过台湾 呀嘿

一ㄟ小布袋仔 讲伊带着神主牌仔

一ㄟ小包袱仔 讲伊带着小香炉

伊讲卖唐山过台湾 伊讲卖唐山过台湾

一只白鹭鸶 一飞五千里讲伊唐山过台湾

一台小帆船 一程一个月讲伊唐山过台湾 呀嘿

一ㄟ小布袋仔 讲伊带着神主牌仔

一ㄟ小包袱仔 讲伊带着小香炉

伊讲卖唐山过台湾 伊讲卖唐山过台湾

一手三枝香 枝枝有神明

拜托妈祖婆啊伊着保庇 平安到淡水

咱的祖先伊 伊唐山过台湾

开山加造路啊 鹿港到艋舺

一手三枝香 枝枝有神明

拜托妈祖婆啊伊着保庇 平安到淡水

咱的祖先伊 伊唐山过台湾

开山加造路啊 鹿港到艋舺

一手三枝香 枝枝有神明

拜托妈祖婆啊伊着保庇 平安到淡水

咱的祖先伊 伊唐山过台湾

开山加造路啊 鹿港到艋舺

明元启四年(一六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海澄人颜思齐带领中国船队登陆台湾笨港(北港),由此拉开大规模台湾拓垦活动的序幕。之后,大约三千闽南加入拓荒行列,颜思齐被后人尊奉为“开台王”。四十九年后,龙溪人郑成功,率领船队收复被荷兰人盘踞的台湾,大批漳州子弟,也登上台湾岛。之后,数以万计的漳州人东渡台湾。正如台湾儿所歌唱的“唐山过台湾,心肝结成团”那样,昔日龙海人,呼朋唤友、联宗结伙,跨海而去,一个个家族,一群群乡里,带着龙海的民俗印记,落地生根在彼岸台湾。

日日香火缭绕 月月香灰弥漫

山高皇帝远,交通不发达,几千年下来,龙海—台湾人逐渐脱离主体文化的束缚,走向自得其乐的边缘地带,一方面舍不得大传统文化,另一方面因为历史上被大传统鄙弃抛弃过,又自觉地要走出被鄙夷抛弃的阴暗心理,创建属于自己的小文化。自古龙溪、海澄、台湾一家人,龙溪、海澄人这种甜不甜、酸不酸的文化心理,在台湾人身上一样有很强烈的反应。

横向看历史,北方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主流,崇尚雅文化,重文轻商,大北方重儒家经典思想;龙溪-海澄-台湾文化是中国文化的支流,崇尚民俗,重商轻文,小闽南人更多的仰赖神明保佑。

古往今来,不奢谈政治,但注重民生,崇拜财神爷,信仰诸神明,是大多数龙海人—台湾人的性格追求。纵向看历史,龙溪-海澄-台湾,两岸盛行祭祀活动,一脉相承,龙海—台湾,日日香火缭绕 月月香灰弥漫。

以农历月度说:正月初九拜天公;二月二拜灶王爷;三月三祭祀祖先;四月二十六祭五谷王爷生日;五月初五端午节,拜水仙王公;六月初七天门开,晒经文,拜天公,求天公保佑下半年,风调雨顺,百姓平安,六月十五敬半年圆;七月十五祭祖,普渡祭孤魂野鬼;八月十五拜月娘;九月九重阳节,拜九十九尊安公生(神明生日),吃芋仔番薯;十月立冬,拜立冬公;十一月冬,祭拜祖先;十二月十六尾牙,敬守护神将爷公,二十三送灶君上天,“二十九暝”“三十暝”(除夕夜),辞年驱鬼,祭祀祖先。

以农历望朔说:初一、十五祭祀关帝、灶君、观音、土地爷;初一、十五、初八、二十三上寺庙礼佛诵经;初二、十六拜土地公“做牙”,每年农历二月二日做“头牙”,十二月十六日做“尾牙”;农历月末敬“月尾”、“门口安”和“地基主”,即祭祀鬼道众生。

以神明的职能说:求子的要供奉送子观音,求学的要拜文殊师利菩萨,属鼠的要供奉守护神千手观音,属牛的要供奉守护神虚空藏菩萨;求财的要拜关帝爷和土地爷,育婴的要做牙祭,出海的要祭妈祖,遭遇厄运的要拜门口安。

总之,以石码为中心,向老龙溪县和海澄县辐射开来,且往海峡彼岸延伸,龙龙海—台湾一带,人们每一天都有理由上香磕头,烧“金纸”和“银纸”,或在自家,或上寺庙,禅寺、道门、宫庙一起进。龙海—台湾一带,处处弥漫着神明文化,亡魂文化,一年中最大的祭祀有两次,一次是正月初九敬天公,一次是七月鬼节祭孤魂野鬼,即闽南七月普渡活动。

古时明月下,龙海人是抬着神明过台湾的,龙海人扎根台湾,神明也扎根台湾,或者说神明扎根台湾,龙海人也扎根台湾,漂洋过海,祭奠妈祖;血缘宗亲,拜大道公;经商求财,供奉关帝。上施下供,龙海—台湾人,诵经、挂香、做醮、做牙,天天都在跟佛祖、神明、鬼怪打交道。

龙海—台湾,最独特的民俗是“做尾牙”。每年腊月十六,最后一次做牙,拜拜之后,

老板要备办一顿丰盛的晚餐,宴请店员和伙计,尾牙宴请表达对员工的去留之意,在某伙计席位前,筷子头向外,表示辞退之意;筷子头向里,表示留用之意,含蓄公示,不留情面。

龙海—台湾,最庄重的祭奠就是正月初九拜天宫了。拜天宫就是拜玉皇大帝,从正月初八晚上开始,漳厦一带,鞭炮齐响,普天同拜。拜天宫的主要贡品有“三牲”或“五牲”、红龟、寿桃、五果、清茶、甜线面。

古汉语典籍中关于“太牢”和“少牢”的意义,百度一下,有如下记载:《礼记·王制第五》:“天子社稷皆大牢,诸侯社稷皆少牢。”《礼记·第十七·少仪》:其礼,大牢(与太牢同)则以牛左肩、臂、臑折九个,少牢则以羊左肩七个,犆豕则以豕左肩五个。

关于“三牲”的记载,百度一下,得到如下简要信息:“牛羊豕三牲具备谓之太牢,古时最隆之祭礼。”“牲”就是畜,“六牲”即六畜。《周礼.地官.牧人》:“掌牧六牲﹐而阜蕃其物﹐以共祭祀之牲牷。”郑玄注:“六牲﹐谓牛马羊豕犬鸡。”

“三牲”贡品即“六牲”中的前第一、第二、第三等,即“牛马羊”,从名字看,闽南人祭拜天宫的“三牲”,源头在中原,非天子而以“太牢”祭祀天宫,可见闽南人对玉皇大帝崇敬至极。

龙海—台湾,祭祀文化有它传承正统大文化的一面,也有它自觉区隔大文化的一面。今天我们在龙海—台湾一代看到的“三牲”贡品,已经不是远古意义上的“牛马羊”了,大多是一只公鸡(或一条三层肉)、一条鱿鱼干、一份油面;贡“五牲”者,大多数是一个完整的猪头、一只公鸡、一只鸭、一条三层肉、一条鱿鱼干、一份油面。新近几年,更多闽南人皈依佛法僧,崇尚清净,少吃生、不杀生的素食文化日益得到推广,祭拜天宫以红龟、五果、鲜花和清茶等素斋为主要贡品的。

龙海—台湾,祭拜天宫贡品“三牲”结构的演变,是地理位置、经济构成和文化心理发展的必然结果。牛肉在龙海—台湾一带是不能作为祭品的,这里是以牛耕为主要生产方式的区域,牛在龙海—台湾人心中占有很重的分量,牛屠夫被认为罪过深重,来世不会有好结果;地理的关系,资源的关系,龙海—台湾一带少养马养羊,所以未曾有人将马和羊做为祭品的;狗在龙海—台湾人的心目中,是最忠诚的朋友,所以狗肉也不能做为祭祀的贡品;而猪和鸡这样的小牲祭品,与区域狭小的龙海—台湾,与身材小巧的龙海—台湾人,与龙海—台湾小文化环境和谐融为一体;而龙溪紫泥一带盛产番鸭、土番鸭,鸭子作为传统“三牲”的替代品,也是顺其经济自然发展的。

最值得一提的是,鱿鱼等海洋动物作为祭品,登上最圣洁的拜天宫祭坛,可谓龙海—台湾祭奠文化的一大特色。这是龙海—台湾经济构成所决定的,也是龙海—台湾人自觉与大传统文化切割的结果。

龙海—台湾,“三牲”祭品,猪肉、鸡鸭象征六畜兴旺,油面象征五谷丰登和延年益寿,鱿鱼象征年年有余,也象征渔业发达,也用来祈求神明保护远航平安。

历史是一面镜子,“民间信仰在台湾社会中占有着非常重要的位置,与此相关的各种庙宇见证了台湾社会的风雨沧桑和历史演变。台北大龙峒保安宫,就是这样一面折射社会变迁的‘镜子’”。“早期大陆移民来台后,自然条件恶劣,饱受思乡之苦,因此唯有借助传承自故乡的信仰力量,才能克服种种困境。由此,在台湾社会中,民间信仰成为潜在的巨大支配力量,岛内传统聚落及城市发展也通常以庙宇为重心。”(《从祭祀场所到文化机构 庙宇折射台湾社会变迁》)

自古佛道是一家

龙海一带盛传“自古佛道是一家”,不少佛教寺庙佛道合龛,或以供奉佛菩萨护法天王为主,兼供道教神明;或以供奉道教神明为主,兼供佛菩萨。如龙海岳岭上的凤山岳庙,主祀仁圣大帝,配供儒、释、道所宗拜之雕像近二百尊,其神像之多,堪称闽南庙宇之最;如海澄红滚庙,主祀保生大帝,同是供奉观世音菩萨和地藏王菩萨;如如石码五福禅寺弥勒佛后面,设有天官、地官、水官的神龛。

以概念外延看,佛教的智慧,道教的巫术,是各自独立的,但从祭拜内容和仪式看,佛教和道教常常是混淆不清的。龙海一代,佛教与道教相对独立又互相融合,佛教营造的是清净的气场境界,道教弥漫的是神秘的巫术氛围。佛教的主要法事是超度亡灵,消灾延寿,道教的主要法事是“做醮”活动,二者缘起是相同的,都源自对生命的敬畏和对噩运的恐惧,但二者的目标值不一样的,佛教追求解脱,道教寻求解救。

一脉相承,儒、释、道合一的庙宇,台湾处处有,如台北大龙峒“保安宫最初只奉祀保生大帝,后随着大陆迁台移民的不断融合,民众心灵需求的变化,逐渐加祀其他神祇,成为一座儒、释、道合一的庙宇。”(《从祭祀场所到文化机构庙宇折射台湾社会变迁》)

这里除了正殿供奉保生大帝及其坐骑“黑虎将军“外,庙里还奉祀着天上圣母(妈祖)、福德正神(土地公)、神农大帝、玄天上帝、关圣帝君、太岁星君、观音菩萨等众多神明。这种神祇多元化的现象,是龙海—台湾民间信仰的一个显著特色,它反映了中华文化的多姿多彩和强大包容性。

乡土神明的介入,使得龙溪和海澄一带的香火更是弥漫不清,似乎这个,似乎那个,大多数龙海—台湾信众,摇摆于各路神灵之间。进入清净肃穆的禅寺,灵魂顿时安静起来;进入幽冥神秘的道观,魂魄骤然惶恐不安;进入艳丽热闹的宫庙,心灵的安慰似乎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信仰文化上,龙海—台湾一带之所以这样杂乱无章,盘根错节,跟历史上的龙海—台湾地处蛮荒地带,未获得文官采集、整理和编撰有关。

地理位置决定了气候特征,亚热带气候特征决定了瘟疫爆发的频率。历史上,龙海—台湾在天灾人祸面前,不知所措,凡能用上的办法都用上了,但见效甚微。长年累月,人们对佛菩萨、对道士、对神明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四方求神,四处烧香,和尚超度,道士耍术,乡神保佑,龙海—台湾人才走出了漫长的蛮荒历史。

最值得一提的是,龙溪和海澄人对乡土神明的敬仰和敬畏。“由人到神的漳州乡土神明,都是一方圣哲英烈、名官乡贤。他们生前或开疆辟土,或护国佑民,或忠义孝节,或现身禅门,在民间享有威望;身后受到百姓怀念,飞升为神,享用人间烟火,护佑一方子弟。”(刘子民《漳州走过台湾》)

龙海—台湾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可以祭拜,只要你有所祈求,不必分初一和十五,正月和七月。出入龙海—台湾禅寺和宫庙的游人,会对龙海—台湾禅寺宫庙困惑不解,是佛教,还是道教?唯有我们龙海人和台湾人心有灵犀一点通,不需要解释,只要上香,“有拜有保庇”。

任何文化的产生都要依靠它的基础条件,自然条件和人文条件。龙海宫庙文化的基础是佛教、道教和儒教,宫庙的祭拜仪式和法师仪式,“多具有道教的色彩,也兼有儒教和佛教的成分”。(刘子民《漳州走过台湾》)

但龙海宫庙文化还是有自己的特色的,它跟当地的风俗文化密不可分,且因为是乡土文化,而龙海一带大文化的底蕴相对薄弱,所以龙海宫庙文化发展至今,还缺乏一套相对完整的理论系统支持,这可能与龙海人思维逻辑性偏弱的特点有关。

因为缺乏统一的理论基础,一样的乡土神明祭奠,具有大闽南的共性,也有小村落的个性。乡土神明祭奠活动,全听村落族长指挥,不同村落不同氏族,或相同氏族不同时代的族长,都想凸显自己的能耐和地位,于是,一样内容的乡土神明祭拜活动,形式上却花样百出。就跟闽南气候谚语所说的那样“六月雨没过田岸”(田岸,闽南话词语,即田埂)——六月,田埂这边下雨,田埂那边晴天龙海的乡土祭拜仪轨,仪轨细节,摆过这条河,翻过那座山,都有不同的特点。不同村落,不同族长,都会为自己沾沾自喜,都认为自己村落的仪式才是最正宗的,是是而非,纠缠不清。

这是龙海人的文化心理,也是台湾乡亲的文化心理。平时难得大争执,但往往也不容易被人说服;一方面可以随波逐流,一方面却固执己见,在某种程度常常表现为一片散沙。历史上,这里似乎没发生过慷慨激扬的示威活动,没爆发过波澜壮阔的革命起义,没产生过雄韬大略的领袖人物。

此岸—彼岸,龙海—台湾,这里有秀美的山川,如古琴一般矜持;这里有舒缓的流水,如锦歌一样轻吟;这里有轻盈的云彩,如轻舟一样自横;这里有自足自乐的龙海—台湾人,除了在禅寺、道观、宫庙,可以获得临时性的精神契合,否则,你是田埂那边的一根草,我是田埂这边的一朵花,与世无争,相安无事。

龙海—台湾文化的内核,在于它源自中原大传统文化,但在长期的自我挣扎中,逐渐形成了既是中原的、又不是中原的小传统文化,具有二元对立统一的特征;其次,因为受到海洋文化的不断冲击,龙海—台湾文化在中国文化的基础上,融入了海洋文化,时而沉下去,时而飞起来,既有沉郁的一面,也有飘逸的一面;第三,因为移民开垦台湾,龙海和台湾之间,不断传递、交流、、吸收、融汇,形成了一条海峡文化纽带,对两岸关系的影响是深远的。

古时明月下,龙溪人和海澄人抬着神明过台湾;当今阳光下,台湾人执香归来,寻根谒祖,跪拜宫庙。航海,怀乡,经商,慈善;妈祖,先祖,关帝,佛祖,龙海人和台湾人共同的精神寄托,纯粹的民间信仰。

《闽南方言大词典》07年已经发布

原来《闽南方言大词典》在07年就已经发布了。
“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

座谈会在京召开全国政协副主席罗豪才张克辉出席

本报北京讯2007年2月8日,福建人民出版社在北京隆重召开了《闽南方言大词典》出版座谈会。全国政协副主席罗豪才、张克辉出席座谈会,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中宣部出版局领导、国台办新闻局领导、福建省新闻出版局领导发表讲话,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院士江蓝生书面发言。参加座谈会的还有语言学界、辞书学界的著名专家学者等。新华社、中新社、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大陆主要媒体,以及台湾“中央通讯社”、联合报、TVBS、年代新闻台、中天电视到会采访。

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闽南方言大词典》,是“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这部词典由著名方言学学家、厦门大学教授周长楫主编,厦、泉、漳三地方言学学者经过多年、大量的田野调查基础上编纂而成。

座谈会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与会者充分肯定了《闽南方言大词典》学术价值,以及现实意义。与会者认为,《闽南方言大词典》有许多创新之处。以前闽南方言词典只收一地的方言词条,而《闽南方言大词典》收了厦门、泉州、漳州三地的方言词条,注有厦、泉、漳三地读音、释义与例句,还酌收闽南地区的谚语、俗语与风物、名胜、物产等词汇,体现了闽南文化特征。词典共收录了台湾和厦、泉、漳各县市的特有词汇数百条,从人们讲的这些特有词汇,可以判断讲这些特有词的人是哪一县、市的人。《闽南方言大词典》还对部分词进行古汉语、外来语溯源,这也是同类词典所没有的。

与会者认为,《闽南方言大词典》有许多特点。一是收词量大,该词典收列厦门、泉州、漳州三地闽南方言特有词1.6万多条,还收列与普通话相对应的闽南方言对音词2万条,加上引论、附录等所收的闽南方言词,总收词量有4.3万多条,计210万多字。二是释义准确、简明,例句典范、丰富,并有普通话译词、译文,便于读者理解。三是附录丰富,实用性强。收有百家姓(500个姓),干支名称,中国历代纪元名称,中国各民族,中国各省市和世界各国与地区名称的闽南话厦、泉、漳读音,以及特有词、对音词没有收列的6000多个难字的闽南话读音。四是学术性强,《引论》、《台湾闽南方言概述》、《厦门、泉州、漳州三市所辖各县市闽南方言特点简介》概述闽南方言概况、各地方言特点、闽南方言源流比较,以充分的语料说明台湾和福建同源、同种、同流。五是检索方便,附有音序、笔画、部首等索引,可以从不同角度进行检索。六是配有近4万条闽南方言特有词、闽南方言对音词的普通话及厦门、泉州、漳州三地的闽南方言读音光盘,既便于外地人学习闽南话,还保存了极其宝贵的语音材料,对方言学、词汇学、音韵学研究都极具价值。

与会人员一致指出,由福建闽南方言传播到台湾而形成的台湾闽南方言,在语音、词汇方面与福建闽南方言基本一致,福建闽南方言与台湾闽南方言是源与流的关系,该词典的编写出版,将便于两岸的沟通与交流。同时,该书以大量的语料不容辩驳地证明海峡两岸人民同根、同缘、同语的事实,有力地驳斥了台湾一些政客、学者有意夸大台湾闽南话与福建闽南方言的某些差异,企图以所谓“台语”来否定台湾闽南话源于福建闽南方言的事实,对遏止“文化台独”乃至“政治台独”也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省新闻出版局)

《大词典》是怎样出炉的

67岁的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周长楫,经常到台湾访问。常常,会有一些不太友好的台湾人跟他争辩:台湾方言和闽南语是两码事,你看,同是某个词,台湾和厦门的发音就不一样。

于是,在争辩一番之后,周长楫编写一部厦漳泉三地闽南方言词典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了。其实,此前关于闽南语方言的词典并不少见。或厦门或泉州某一地的,单周长楫编写的,就有好几部。然而,他觉得单纯一个厦门或漳州或泉州,都不能完整代表闽南语,但如果三地合起来,90%多的闽南语方言基本都能涵盖在内;如果把台湾方言和三地的闽南语方言比较,90%以上都脱离不了其中,那么台湾人就会知道,台湾话的“老祖宗”就在闽南。

周长楫的想法,得到厦门市委宣传部的支持。2003年,周长楫和另外两位专家华侨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王建设、漳州方志办副编审陈荣翰,走到了一起,开始了历时三年多的三地《闽南方言大词典》的编写。

“混”入市井广做调查

周长楫、王建设、陈荣翰,这三位汉语言文字方面的老专家,对闽南方言有太深的感情。为了编写这部比砖头还厚重的词典,无论周长楫、王建设,还是陈荣翰,都已经记不清这三年多时间里,他们有多少次“混”到市井中,“混”到老百姓中。除了查找大量的文献资料,考证史料,三位老专家还进行了一次次的民间调查。

周长楫认为,方言是存在群众中间的,不调查你再有学问也没用。于是,三位专家拜访了各行各业里会讲闽南话的从业者。水产专家、老中医、万石植物园园丁、厨师、建筑老师傅……能想得到的行业,他们都可着劲儿想方设法面对面了解、访问。

老园丁闽南话细说中草药

有许多次的走访,让周长楫深深感动。有一次,到万石植物园,一位退休的老园长身体很不好,知道他的意图后,硬是起身出门,领着周长楫对每一种植物、中草药进行调查。调查的收获的确不小,比如说周长楫知道了学名“鬼针草”的闽南语讲法,竟然有四种:盲肠草、金丝苦令、五箬草和鬼箭草。而“槟榔”原来还叫“栳箬子”、“青仔子”。

周长楫既吃惊、欣慰又后怕。每次到民间调查后,他都会有这种感觉。吃惊是因为发现闽南语方言竟然有那么多内容、精华隐藏在民间,以前竟然都不知道;欣慰的是以后这些鲜为人知的闽南话,可以载入词典流传下来;后怕的是,如果没编写这部词典,没有做这样的调查,这些老一辈口耳相传的词汇,将会随着老人们的离开,永远消失。

八旬老人回忆失传闽南俗语

对闽南语方言投入关注和热情的,不仅厦漳泉这三位专家。

漳州一位王老伯,已经80多岁。生活的操劳,让他显得过分衰老。一个偶然的机会,老人知道厦漳泉正在编写一本三地的闽南方言词典。老人兴奋了好几晚,始终没能睡好,他四处打听联系上专家。老人和专家们聊了很久,从孩提时的词汇、俗语开始回忆起,提供了大量语音材料。

老人对闽南语有很深的感情,不仅仅是兴趣。他做了很多的研究,许多词语的读音甚至可能只有他知道。遗憾的是,老人没能等到词典出版的那天,永远合上了双眼。当他将自己所知道的闽南方言都提供出来后,即便离开,他也许也已心安。

老人赠祖传闽南方言韵书

在漳州龙海,也有一位老人。转了几次班车,亲自把老祖宗留给他们的一套闽南方言韵书送到厦门,交到专家手中。只要你们觉得有用的内容,尽管复印,老人说。一位寺庙的住持,将一本珍藏了几十年的方言书籍,赠送给专家组……词典中收录的3万多条闽南方言,许多新发现的词语,都是由老百姓提供的。

周长楫、王建设、陈荣翰,他们记住了每一位热心人。“编写的三年多时间里,主要编撰是我们三人完成,然而有百余人参与了期间的工作。”周长楫说,记录、整理、录音、调查,中间的每个细节、每个环节,缺一不可,许多人都义务帮忙,用业余时间完成。

三地的地方文史专家们,也给予了热心支持。编写小组光在厦门就召开了十多场调查讨论会,方文图、杨继波等老专家们,每次都赶到现场提供材料,相互切磋。

闽南龙海特产

龙海地处闽南“******”,不但风光优美,物产丰富,而且有很多闻名海内外的风味小吃。
1.白水贡糖
传为明朝贡品,因产地在白水镇,闻名久远而得名。制作时,原料要精选,份量要准确,技术要精细,由花生仁、麦芽膏、上等白糖混合捶炼而成。其特点是:香、酥、醇、美兼并,入口自化,不留渣屑。当海外侨胞聚首品茶时,就会叨念故乡的“玳瑁”名茶和白水贡糖。

2.海澄双糕润
用上等糯米粉调拦白糖水,再撒上糖冬瓜、肥肉块和适量油葱蒸成的佐茶名点。此品清甜可口,营养价值高,令人喜爱。在海澄民间,曾有“眼睛盯住双糕润,头颅碰在华表石”的传说。
3.东美糕
又名香脯糕,庆春糕,其制作始自明崇祯年间,当时是东美街“锦成”号糕饼店独家经营的名品,距今已有300多年历史。地道的东美糕以绿豆磨粉为原料,炒熟后贮藏于大缸内,放置阴凉干燥处,几经翻缸,达三、四十天,尔后才配料制印而成。此糕入口即化、清凉润喉,不仅可作为上等茶料,也可调糊喂养幼婴。

4.米烧粿
是人们喜爱的米制佳点,已有百年的传统历史。此品外观与北方的水饺相似,物美价廉,雅俗成宜,食用时配以上等辣酱,热口开胃,气味清香。

5.面煎粿
以面粉、红糖或白糖、苏打、冷清水等,一起混拌均匀成糊状,然后倒入平底煎盘内铺平,上面撒下切细的糖冬瓜,油葱等配料,上盖盖密,中火细煎,以防焦灼。熟后切块,食之,粿皮酥香,内粿甜软,十分可口。
6.卤面
以卤汤和面而成。先取香菇、黄花菜、扁鱼、虾米、猪肉、鱿鱼等拌入调味品,入锅煮沸,再以鸭蛋,薯粉调匀分散倒入煮成“卤汤”。另备略加烫过的韭菜、豆芽为配料。食时,韭菜、豆芽和面条先盛入碗,再舀入卤汤拌调。食之,别有一番风味,龙海的一些佳节、喜庆,必以卤面为主食,特别是祝寿宴席上,更必须吃卤面。

7.肉粽
由糯米、猪肉、栗子、虾米、香菇、鸭蛋等原料配制而成。首先把糯米洗净,放于冷水中浸半个小时,然后捞起凉干,再放锅里,拌上卤汤和葱头油,并加适量的味精、五香粉和酱色糖乌,用中火炒半个小时。其他作料,依照不同方法加工,猪肉或火烧或清炖,栗子要生剥现用,用竹叶包粽时不松不紧、棱角分明。烧煮肉粽,做到火旺而稳中,随时加水,不使肉粽露出水面,一般炖上三小时即可出锅。这样炖制的肉粽,色、香、味俱佳,令人吃而不腻。

8.东园绿豆粉粿
绿豆粉粿是龙海的传统名风味小吃。其质地晶莹剔透,柔韧而富有弹性,其口感冰凉滑嫩,爽口而味道鲜美,其功用清热解毒,消暑而润肺润喉,是夏天食用之佳品,故在厦、漳、泉等闽南一带闻名遐迩,久负盛誉。
9.江东鲈鱼粥
江东鲈鱼粥是漳州北溪名小吃,以江东鲈鱼为主料,配以漳州优质大米精制而成。其特点是鱼肉鲜嫩,米粒韧香,鲜香清爽。
10.浮宫土笋冻
土笋是一种名为“星虫”的环节动物,形似蚯蚓,这种小动物生长在浅海的滩涂里,呈灰白色,圆筒笋状,所以俗名为“土笋”。土笋冻是通过加工而成的冻品,其形圆小略扁,也有切成块状。此肴为胶状,玲珑剔透,色泽灰白相间,质地柔韧脆软,富有弹性,味道甘冽鲜美,凉脆可口,风味独特。食时配以蒜白、醋萝卜片、盐清酸茶、酥脆溪苔、酸辣、酱油等佐料。还可视个人口味,佐以芥末酱、沙茶酱等,味道更佳。

11.海澄辇宝饼
辇宝饼是海澄小吃中糕饼类的首选,档次较高。原料有绿豆、面粉、肉油、蔗糖。其表皮、内馅营养分高,有利养生。由于其香甜、油润、苏松,一上口就令人难于舍弃,加上配料养人,历来也成为请客、馈赠的上品,至今仍是海澄、石码一带的名优糕饼。
12.沙茶面